健康专栏: 女性 · 美容 · 男性   
首页 >> 今日头条 >> 正文  
中山“林子祥”20年前将隐形助听器技术带回祖国
花甲老人乐当听障人士“大耳朵”

来源:中山商报 2017-08-25 第 4168 期 A2版 发布日期:2017年8月25日



    “天才就其本质而论,只不过是对事业、对工作过程的热爱而已。”这句话放在 “中国隐形助听器之父”梁作强身上,得到了有力诠释。
    65岁的梁作强,祖籍中山水乡,幼年生活在香港,13 岁移居加拿大;大学毕业后成为电子工程师,给自己敲打出 “铁饭碗”——这辈子不改行,只做助听器。梁作强早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,但从未打算过上饴含抱孙的生活。他说:“能坚持就坚持,我热爱这份事业。”
这行能帮人,不打算转行
    每年,梁作强都会回中山一两次,为各种年龄段、病情比较“难缠”的听力障碍人士检查听力数据,验配和调试精准适用的助听器。
    8月22日,在位于西区市中医院旁的聂医生听力连锁机构总部,梁作强从早上8点忙活到夜里7点,合计为26名听力障碍患者检验听力现状、提供咨询建议、调试助听器。中午,梁作强只花了15分钟“吞”完一个盒饭,连喝水和午休的时间也省了,直接工作。他笑着告诉记者:“不做工作狂,事业做不强。”
    上世纪70年代,梁作强自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,“误打误撞”进入助听器制作行业。
    “助听器,无论长什么样子,主要原理是利用电子元件和芯片,将声音进行合适的放大,通过耳道传入大脑;大脑对声音进行判别,从而知道别人说什么,世界发生什么事。”梁作强说,刚入行时,各类听力障碍人士因“耳聋”而遭遇各类不便,尤其是孩子因听不到声音进而无法学说话,让他觉得难受。
    梁作强说:“药物和手术,是治疗特定听力障碍的医学手段。验配助听器,又是另一种解决听力障碍问题的手段。我不是医生,是工程师,做这一行能帮人,就不打算转行,结果做了大半辈子。”
将隐形助听器带回中国
    上世纪80年代,集成电路芯片和新型材料逐渐成熟,让助听器“变小”具备可能性。1984年,梁作强在加拿大投入了“定制式助听器”的研发工作。
    “几十年前的助听器,通俗说像‘大耳机’,挂在耳朵外面,谁都能看到。”梁作强回忆说,当年,部分人歧视听力障碍人士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。尤其是刚认识、不熟悉对方、不了解对方苦况的部分人,出于无意或恶意,还是会指指点点。尤其是孩子,这种歧视伤害最大。
    “30年前,新的塑料品种出现,让‘大耳机’变得更小、更贴合耳部成为可能。”梁作强告诉记者,再后来,集成电路芯片越做越小,听力放大和增益功能越来越强大,让助听器完全塞入耳道、变成“隐形机器”成为现实。利用模具,精确测量听障人士的耳道尺寸,再根据病情和经验制造出“专人专用”机器,就是“定制式助听器”。
    1996年,梁作强已是行业“大咖”,被同行定义为“国际知名听力专家”。那一年,随父母移居加拿大近30年后,这位电子工程师首次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,也把在国外流行多年的定制式助听器技术带回中国。
    “当年,中国产助听器就是‘大耳机’,性能很一般,样子很难看,功能不讲究人性化;跟国外先进产品相比,落后20年以上。”梁作强告诉记者,中国人的耳道结构,跟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听障人士有较大区别。如果在祖国做定制式助听器,外观工艺和材料要改良;随后,整个电子电路、通道设计、功能选择随之也要重新研发,过程非常不易。
    这些年,梁作强针对祖国的听力障碍人士,研发了一大批定制式助听器新技术,诸如三维技术建模、超小型机型、全向机型、群聊场景“听力笔”发射器等。这位“大咖”在业界又多了一个头衔——中国隐形助听器之父。
    对话
    听力逐渐下降,需要重视做成一个事业,需要专业
    年过六旬的梁作强,须发半白,一直给自己留了一绺小胡子,样子颇有老歌星林子祥的味道。他笑言:“我年轻时像年轻时的林子祥,现在像年级大的林子祥。”
    一生坚持熬成“大咖”,年纪渐长不言退休。记者想探寻梁作强的“成功经验”,对方却不愿多说,反而想把曾经遇到的听力障碍人士和解决方案跟记者分享。
    ●记者:您算是科学家吗?
    ○梁作强:不算,就是一名工程师。算是做成了事业,关键是“专业”二字。我认为,在大学工作,或是医院里的资深医生,才是科学家。
    ●记者:您是加拿大籍华人,这些年在祖国逗留的时间长吗?
    ○梁作强:每年,有半年以上在祖国。除了做工程师,还要做验配师。每个听力障碍人士有不同的特点,不停地做验配师,不停地获取听障病因、听力水平、耳道结构等方面的数据,积累经验,分析成因,总结共性,才能研发出更多种类的新型助听器。
    ●记者:您不想谈自己的成功经验,那么,有什么个案想分享?
    ○梁作强:个案太多了。总之,某个人出现听力下降问题,一定要重视,及早处理,成本和困难会少很多。
    我要根据听障人士的病因和现阶段听力水平,选择对应情况的机型,最大限度地解决对方的生理困惑问题。
    举个例子,助听器功能越多,结构越复杂,价格肯定越贵。在中国,有些听障人士的经济条件一般,虽然不能做到“量身定做”,但我要为他们提供建议,选择价格便宜、功能尽量接近实际需求的机型。
    再举个例子,有些人是高频听障,就是高音、尖锐的声音听不好或听不到,对上班族和学生而言,这会带来很大麻烦。对此,就要选择提供高频解决方案的助听器。物理结构是多通道的,芯片能将高频声音处理成中音或低音,然后根据对方实际情况调试参数。
    ●记者:还有其他共性的听障问题能分享吗?
    ○梁作强:又举个例子,幼儿处于学说话的阶段,出现听障问题,会很麻烦。验配的助听器,就要比较灵敏,尤其在处理轻音、辅音方面要精确。否则,听出来的声音跟实际不同,学到的话就发音不准。例如,汉语拼音的“H”和“F”听不清楚,“湖南” 就说成“呜南”,“福建”说成“呜建”,这怎么行。
    还是举个例子,老年人听力下降很常见,听不好就不想走出去社交,身体不动,身体机能就下降得快,老得快。这类人群需要全向式机型,就是来自各个方向的声音都能听得比较清楚,便于社交。
    ●记者:您经常回祖国工作,家人支持吗?
    ○梁作强:大半辈子有大半时间在国外,可普通话和粤语都说得不错,也算是证明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中国人。两个孩子30多岁了,不用我去管。太太也是早年移民到加拿大的华人,觉得我做的事情有点意义,从来不会抱怨,当然很支持。
作者:文/记者范展颢 图/记者叶劲翀 责任编辑:陈映彤
收藏本文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中山日报微博 中山商报微博
分享至:
  网友热评已有0人参与   
查看全部评论>>  
  您的称呼    
 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中山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    
中山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中山日报”、“中山商报”、“中山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中山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中山日报”、“中山商报”、“中山网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中山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 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。
  联系人:陈小姐(电话:0760-88238276)。
  本地医讯
  营养饮食
  健康图文
  健康社区
  热点资讯